棠梨叶落

棠梨叶落胭脂色,荞麦花开白雪香

一朵樱,一片雪

【余容花】 存档

从不觉得芍药“妖无格”,所谓强行衬托牡丹不过是诗人的一厢情愿罢了,芍药是芍药,牡丹是牡丹,各有千秋无所比。 

《花女词》里最喜欢的就是这副芍药,此次应一位对我极其重要的友人之邀,终于有了将其完整临下的决心。

犹如烟火的,穿花而过的蛱蝶

纪念即将逝去的秋季,把金粉墨水稀释一下刷上去做背景真的好看得不要不要

一早上打开窗子,风便扑啦啦灌进屋里,像飞翔的野鸟振动羽翼,夹带着秋季草叶泛涩微苦的清香

每次听都会有种莫名伤感的感觉,不知为何。也许雨便是滋生忧郁的温床吧。

【热带水果茶】
喜欢明艳的颜色
这个水果茶的味道不是特别甜,略微有点酸酸的口感很好
心情都明媚起来了呢

【马蹄莲】
完毁
没想到画得这么“绚烂多彩”
太蓝了…
我真是没有画白色的天赋
I don't have that gift.

【虞美人】

罂粟科的植物都有种艳丽绚烂仿佛火焰倾尽一生换来的华美色彩,零落得令人心碎

当然冰岛罂粟那糖果色的小清新就另当别论了吧

1 / 2

© 棠梨叶落 | Powered by LOFTER